阿想_替夙哥哥織毛衣

[硯縝]現代校園paro

  「學長。」

  游移的視線從下顎一路向下,高領校服堪堪遮住了那人的喉結,只剩一截頸子暴露在外。

  自己的呼吸,曾經落在那片幾乎病白的肌膚上。北冥縝連眼睛都不敢抬,感覺臉頰的溫度燒得更熱了些。

  「嗯。」硯寒清的聲音不高不低,溫潤得順耳。印象中他的話不多,在學生會也只是默默地做他的小文書,從不在開會時對議程發表意見。

  北冥縝想,怎麼以前就沒注意過他呢?明明是個那麼好看的人。

  「學弟,有什麼事嗎?」

  「我……」北冥縝深吸一口氣,緩緩伸出手攤開掌心,裏頭的東西已經被握緊許久,在掌肉裡留下了紅色印子。「這扣子,是學長的對吧?」


  硯寒清一看到那顆校服鈕扣,心頭立馬涼了半截。他原本以為是在一片混亂中落在了哪條經過的街上,沒留心太多,想不到竟然在這裡露了餡。

  他盡可能讓自己語氣聽起來和藹些,嘴角順帶展開一抹微笑:「嗯……我前陣子確實掉了一顆扣子,但不知道是不是學弟手上這顆呢,這在哪撿到的呢。」

  「不是撿到的。」北冥縝微微偏過頭去,語氣裡帶著遲疑,似乎正回想著那日發生的事。


  硯寒清暗自嘆了口氣,他那天只是出來倒垃圾,在回家路上極其倒楣的看見有人在暗巷裡,似乎正被強迫押著走。他習過武術,好心出手撂倒了那幾人,沒想到救起來的人竟然是北冥縝。北冥縝不知道被餵了什麼藥,神智昏昏沉沉,臉上還有些被毆打的傷口。本想替他叫救護車,但那天自己只是下樓一趟,沒帶手機出門。硯寒清熬不過良心,心一橫想說就送佛送到西吧,把北冥縝揹起來送到附近的醫院,一刻也不敢停留便離開了。

  要知道,他一點也不想和北冥家的人有所牽扯。在他的認知中,北冥家以北冥觴為首都是群頑劣的紈褲,扯上了包準沒好事發生。


  「那天我被歹徒架走,有人出手相救打倒了歹徒,還把我送到醫院,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北冥縝微微地笑著,垂下的眼神中似乎藏著某種光亮。

  「我對那天的事情隱約還有印象,救我的人……和你很像,加上這顆醒來後就在我手中的鈕扣,我想那人就是你,硯寒清。」

  沒了袖扣的那隻手從剛才到現在還一直在北冥縝面前晃來晃去,硯寒清在心底罵了自己一句,打定主意要敷衍到底,便也笑了笑道:「學弟誤會了,那個人不是我。打架什麼的我可不在行啊。再說,扣子這東西每個學生都有,去找找也許也有其他人落了一顆吧。」

  「不。」北冥縝抬起頭,堅決地說:「我知道就是你。」

  北冥家的人都生得十分俊秀,北冥縝五官纖細秀美、皮膚白皙,此刻隱約有些不明所以的紅潤,饒是淡定如硯寒清者,也不禁為其震撼。


  硯寒清老是聽自家表妹講起北冥家的事,她說富可敵國的大家族、帥得各有特色的兄弟們,兄弟們還都是學生會的幹部,擁護者各自成派,那簡直是從少女漫畫裡走出來的設定。打從入學的第一天起,誤芭蕉就決定要進入學生會,硯寒清當初也是挨不過表妹的苦苦哀求,才勉強陪她一起加入,做著他其實沒什麼興趣的學生自治。

  表妹說,如果哪天北冥縝被與他不對盤的兄弟用陰謀趕出學生會,她一定不離不棄跟隨在他身邊,與他同進退。只要在北冥縝沮喪的時候來一發感天動地的真情流露,他就會發現原來身邊還有一個支持他敬愛他的堅強女子,胸臆間滿滿的感動、不捨、愧疚通通翻湧而上,他會發現這份革命真情不知何時已經發酵成了愛情,誤芭蕉與北冥縝的故事從此成為了學妹們筆下的小說男女主角,學生會長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怎麼有人能忍住不寫不畫不二創!

  硯寒清一直忍著沒問表妹她看的到底是幾零年代的少女漫畫,連這種爛俗劇情都能腦補得這麼開心,連他這沒看過幾部愛情故事的人都知道現在流行的早就不是少男少女的青春校園故事了好嗎,擁護者集結成派也不是開後援會而是想把他們……


  「硯寒清學長,我喜歡你。」

  「欸、你說什麼……?」

  腦內一份爛俗劇情才剛消失,耳邊就傳來的從少女漫畫走出來的台詞,硯寒清還沒回過神來,只見看見與他四目相接的眼神裡,彷若一片充滿希望的星河。

  「你……願意試試看和我在一起嗎?」

  「我……」

  「我知道這很突兀,但、但我想告訴你我的心意,就算你不接受,也請讓我待在你身邊,我會盡力,讓你也喜歡上我。」


  英雄救美、制服鈕扣、學生會、向學長告白,這些該死的元素。

  原來少女漫畫主角不是表妹,而是他啊。


  早知道就把他丟包在街上了。

  僵硬的表情底下,硯寒清的內心重複循環著這句話,後悔莫及。



*


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有後續(汗)

另外補個設定,縝被硯救起來後花了一段時間默默觀察硯,在觀察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喜歡上他的X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