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想_替夙哥哥織毛衣

赤俏段子

  「睡吧,有我在外頭顧著,不會讓人打擾你的。」
  覆上青年哭得紅腫的雙眼,感覺到微捲的睫毛在手心裡眨了眨,最後乖順地闔上了眼睛。赤羽暗自嘆了口氣,兀自壓下騷動的念頭,轉身下榻。

  「……嗯?」
  衣角被微弱的力道拉扯,赤羽回頭望去,只著一件內衫、身上滿是藥布纏裹的青年皺起眉頭,似乎是牽動了傷口。
  「怎麼了嗎?」
  「我、」睡了許久,原先溫潤的嗓音乾渴得沙啞,赤羽想去給他倒杯水,才剛動作又被執拗的力道絆住。
  「赤羽……先生。」
  「我在。」俏如來重傷未癒,指骨連出力都在顫抖。赤羽沒有花太多時間在遲疑上,下一刻便伸手捧住一片冰涼的掌心,四隻手彼此依偎交纏,捂暖的動作近似呵護。
  這樣的舉動再親暱不過,明裡暗裡都再也沒辦法裝聾作啞下去。任是原先早已決定把一切拖到回東瀛之後的赤羽,堅定如山的決心也在瞬間瓦解。他小心翼翼地避開傷口,將蒼白又虛弱的青年納入懷裡。
  「……謝謝。」埋首在赤羽的肩上,青年的聲音悶悶地傳了出來。
  「你我之間,何須言謝。」赤羽順著他的頭髮,語氣裡盡是滿溢的溫柔。
  聞言,原本因為慌張而僵硬的手臂頓時鬆了力氣,攀上眼前溫暖的肩背。

  兩人的關係,原先就只隔著一道玻璃紙,如今選在這個時機捅破,究竟是福是禍。赤羽想,對俏如來,明知不該任憑自己放下太多的感情,奈何終究仍是陷落……他無法讓自己的眼神、甚至是心,從眼前之人身上挪開半分半毫。
  這個年紀的青年應該青澀、莽撞,跟個孩子沒什麼兩樣。但俏如來卻不得不逼迫自己成長、扛下本與他無關的責任。最後弄得遍體鱗傷,心上身上,不知得花多少時間才得治癒。
  現在也是,好不容易哭了一場,卻只是十分克制地哭,怕人見了異狀前來關心,連哭泣都如計謀般算得半分不差。等到隔天醒來,他又是那個溫順謙和、為不知誰的天下奔波的俏如來。

  赤羽嘆了口氣,他確實是心疼了,而且難過得厲害。這種悶在胸口上愈發無法承受的沉重,只有真正把人放在心尖上了才體會得到,又怎麼可能真的能做到忽視。
  眼前的俏如來老老實實的靠在懷裡,看起來是真的累了。
  這段時間奔波、重傷,甚至被囚禁,最倒楣和不堪的事都發生在他身上了,好好的一個人如今消瘦又憔悴,身體雖然靠了過來,卻輕得幾乎沒讓赤羽承受多少重量。
  赤羽低頭湊了過去,輕聲道:「這幾天別擔心其他事情,好好休息。」沉默片刻,復又加上一句:「一切有我。」
  「嗯。」一句囑咐,換來難得的簡短應聲,而不是費神的擘畫籌謀或絞盡腦汁過後的言語。赤羽嘴角邊揚起微笑,到底沒有忍住,撥開了俏如來額前紊亂的碎髮,落下一吻。

  懷中的青年驀地僵硬,隨即又鬆開緊張的力道。眼瞼垂著,看不出是什麼情緒,與長髮同樣白的耳殼卻紅了大半。
  世故卻又單純的青年,想是沒嘗過多少情愛滋味,伸手挽留住赤羽,又乖順地靠在他的懷裡一言不發,大概是他能做到最赤裸的剖白了。
  他愛重之人分明有一副巧言口舌,但牽扯上自己的感情事,卻不知如何用其表達愛意。既然拙於言詞,也只好沉默。原先的心疼思及此轉而泛出一股甜蜜。赤羽低笑一聲,氣息落在頸窩上,泛著薄紅的耳尖彷彿又更紅了。


*

後面其實是肉

但最近寫太多PWP......就這樣吧XDD


评论(5)

热度(23)